东鹏饮料业绩“失速”行业竞争纷乱功能性饮料还被看好吗?

近期,东鹏饮料发布三季报预告,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以来长期持续的“失速”情况并未发生扭转。

事实上,除了东鹏饮料之外,中国红牛、乐虎等功能性饮料的行业龙头也都陷入了业绩困境。

东鹏饮料于2021年初登A股,由于市场前景被看好,公司业绩好,股票价格得以维持高位,被誉为食品饮料行业的“新贵”。然而到了2022年,公司的业绩表现却出现了严重的“失速”。

截至近期发布的三季报预告,东鹏饮料已经发布了三个报告期的业绩。公司于Q1、H1、Q1-Q3期间分别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7.26%、16.54%、17.57-19.52%;分别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0.81%、11.66%、14.49%-18.11%。

前后两年的业绩增速出现了鲜明的反差。从预告的三季报来看,营收、净利润均相对于上半年有所提速,但与2021年相比,仍然处于“失速”状态。尤其是广东区作为东鹏的大本营在上半年出现了营收的负增长,收入占比下降6.59%至38.46%。

在营收上,东鹏饮料一直依靠“大单品”的东鹏特饮。2021年报显示,东鹏特饮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达到了94.66%。

公司虽然也推出0糖+气泡特饮、大咖拿铁+运动饮料类型的产品,但能否成为第二增长曲线仍有待考验。

需要注意的是,东鹏饮料的业绩虽然失速,但还不至于太糟糕。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中国的功能饮料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21年的人民币1238亿元增长到2026年的人民币182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8.0%。这意味着,东鹏饮料的业绩增速仍然高于行业复合增速。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东鹏饮料2019年-2021年,销售额在中国能量饮料市场份额分别为12.7%、17.3%和21.8%,排名维持在行业第二。

在东鹏饮料之上的正是中国红牛。自2016年陷入商标归属权后,中国红牛的市占率就一直在下滑,截至2021年仅为39.4%,较巅峰时期80%的市占率相去甚远。

中国红牛的官方公告显示,中国红牛2022年上半年销售额为121.97亿元,甚至不及2020年上半年133.39亿元的销售额。红牛业绩“停滞”后,东鹏饮料作为受益者,快速抢占市场份额。

当下,东鹏饮料出现增长“失速”,这意味着原本多方竞争的功能性饮料将更加激烈。据欧睿国际数据显示,功能性饮料市场行业集中度较高,但头部企业的市占率份额逐步下滑,top3企业的市占率在2020年下降了9%。

红牛与东鹏饮料之外,功能性饮料的头部企业还包括中沃的体质能量,达利食品的乐虎。2020年,中沃的市占率为14.9%,乐虎的市占率为13.3%。

此外,由于华彬集团陷入红牛商标案,老板严彬自主创办了战马功能饮料,与此同时,市场功能性饮料品牌也日益增加。近年来,包括战马、XS、魔爪、唤醒源、F6、外星人等众多二三梯队的品牌正在逐年提高市场份额。

头部市占率下降,入局品牌持续增加,二三梯队开始发力,功能性饮料的市场纷争愈发激烈。

功能性饮料三大哥的业绩表现,要么失速、要么负增长,但这似乎并没有改变市场对于这一细分领域的乐观看法。

快节奏的生活给人们带来了疲惫感,功能性饮料逐渐作为学习工作中的必备“伴侣”,这都使得维生素、运动、能量等功能饮料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事实上,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9年,功能饮料市场整体按照12.0%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其中,能量饮料的市场份额最高,在2019年占总体的71.0%。欧睿咨询数据则显示,2021年我国能量饮料的市场规模为513亿人民币,已逐渐接近我国碳酸饮料总规模。

在过去,功能性饮料的快速发展已经得到市场认可,对于未来表现,七弦琴医学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树然表示,“功能性饮料行业的市场容量与规模还会持续不断地增长和扩大”,他同时认为,当下龙头企业对于消费者场景和消费心智的研究还不够高度重视和深入,这也是新产品、新品牌、新企业的机遇所在。

在我国,能量饮料的核心客群是蓝领职工。根据时代数据,我国蓝领工人合计达4亿人,构成我国劳动人口主力,是白领人数的两倍。其中,司机群体是能量饮料的主力客群,由于电商的蓬勃发展和居民出行需求的不断扩张,货运司机和网约车司机从业人数和工作强度都将同步上升。

方正证券(601901)认为,随着物流业、外卖等服务业的蓬勃发展,能量饮料的核心客群仍将不断扩大,并且伴随对能量饮料品类认知的上升,人群渗透率将不断提高。

银河证券则表示,全球来看劳动密集型产业将催化当地市场形成大量能量饮料需求,包括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地,国内能量饮料出海具有可行性。

和讯财经就东鹏饮料的业绩失速以及如何看待功能性饮料市场发展等问题致电东鹏饮料,截至目前未获回复。

刚刚!红牛37亿商标案宣判仅诉讼费高达1800余万

日前,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与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商标系列纠纷迎来了最新进展。北京红牛公司作为原告提出诉讼请求,要求确认红牛饮料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并判令泰国天丝公司向红牛饮料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共计人民币37.53亿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11月25日就北京红牛提起的一件商标侵权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北京红牛的全部诉讼请求。

曾几何时一句“困了累了喝红牛”的广告语,让红牛饮料风靡大街小巷。然而随着合作关系的破裂,让泰国天丝公司与北京红牛公司之间的一系列商标纠纷进入公众的视野。

北京红牛公司作为原告提出诉讼请求,要求确认红牛饮料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判令泰国天丝公司向红牛饮料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共计人民币37.53亿元。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 京民初166)中显示,红牛饮料公司的全部诉讼理由均不能成立,对其全部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红牛饮料有限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千八百八十万六千八百元,由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负担。财产保全费人民币五千元,由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负担。

针对与华彬方面的纠葛,泰国天丝公司表示:我们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就已经注意到红牛在中国的业务存在严重问题,但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确保业务及相关方不会受到干扰,因此花了数年时间试图就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与严彬先生达成解决方案。然而严彬先生却一再无视我们寻求公平和友好解决方案的努力,这让我们感到非常失望。最终,许氏家族只能诉诸法律来追究严彬先生及其侵权公司的法律责任,同时防止新的侵权。我们相信这将使红牛业务在未来以更有意义的方式发展并为当地经济和就业做出新的贡献。

红牛的商标之争可以追溯至二十多年前。1984年,严彬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并于1995年12月,与泰国红牛、泰国天丝在中国合资成立了中国红牛,拥有了“红牛REDBULL”商标在中国的经营权。据公开信息显示,双方的商标授权日期截至2016年底。

此后红牛品牌在内地不断做大,影响力逐步加深,最终“中国成为红牛最大的销售市场,年销售量可达50亿罐。”据悉,严彬也在此期间相继成立了3家与红牛相关的公司,包括生产、销售业务,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三家公司由华彬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彬投资)100%全资持股。

据泰国媒体报道,商标授权到期日之前泰国天丝就已经在和严彬谈判,就谁应该拥有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的权利争论不休,双方就延长商标使用权上一直有分歧。直至2016年前后,双方矛盾终于摆在了台面上。

2017年7月,泰国天丝将红牛国内最大罐体供应商奥瑞金(002701,股吧)包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瑞金”)告上法庭,同年8月,再次以“生产、销售涉嫌侵害其商标专用权产品”为由,对红牛的几家相关公司提起诉讼,双方爆发了大规模的密集诉讼。

本文来源:中国商标网刚刚!红牛37亿商标案宣判,仅诉讼费高达1800余万